下载微头条客户端
发布

他用一把刀抚慰了四百多位老人,从没放下,才是一种不平凡!

2017-01-09
收藏
0
标签:

素材来源 / 爱奇旅 微信号i-qilv,授权发布

如果前几年,你经过北京的什刹海,可能会碰到一个消瘦的身影,略吃力地蹬着三轮车,穿梭在大小胡同。

他叫靖奎,不是名流巨星,也不是富商政要,只是一位普通的剃头匠。

1930年,16岁的靖奎第一次拿起剪子,那时他只是理发店的学徒。“三年的剪子,五年的刀”,唯有时间才能熬出最精湛的技艺。四年后,靖奎出师了。他拿着身上仅剩的几百块盘下一个门面,自己当起掌柜。

之后在清华校园里又开了一家理发店,理一个脑袋两毛钱。

当时上至教授、官员,下至百姓、学生,什么主顾都有,其中不乏梅兰芳、傅作义这样响当当的人物,在什刹海吆喝一声“靖师傅”,定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可他还是不紧不慢,不卑不亢,做着自己的本分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政策下来,老实的靖大爷把店子房子都交了上去。没有了固定门面,只能蹬着小三轮在后海附近,走街串巷的给大伙儿理发,以此谋生。

靖大爷手里这把剪刀,一拿起就是八十年。

每天早上吃完饭,穿好衣裳,将花白的头发梳得齐整锃亮,他说这是职业人的原则,不能丢。

然后熟稔地翻阅记录了每个老主顾的理发时间的日历。几十年习惯了,改不了了。

蹬着小三轮,提着一个小黑包,里面全是剃头的行当,颤悠悠骑行在石板路上。

到顾客家中就把已经磨的发亮的布条挂窗户上,来回刮动,这样刮脸会更流畅。

然后扶着年迈的老主顾慢慢挪动到椅子上。

把泡沫子涂抹在头上。

然后拿起剃刀,利索而又稳当,丝毫没有老翁的老态。

最后拿热毛巾抹一把脸,老主顾忍不住感慨“舒服啊”。

而这样顶级的享受,只收五块钱。

后海逼仄潮湿的老胡同里,靖大爷心心念念就是那些垂垂老矣的老伙计。

每次剃完头,靖大爷不急着走,很多老伙计一个人住无人照料,他就经常留下来打个下手或聊聊家常。

哪里要拆迁了,哪个老伙计身体不行了……全都消散在云雾缭绕的老房子里。

靖大爷的子女心疼老人劳碌,都曾劝他挂刀退休,但一向温润的靖大爷却发火了:如果我挂刀了,那我的老主顾怎么办?!

靖大爷见证了时代的变迁,也目送了身边400个老主顾一个个离开。

老米是靖大爷最长久的一个老主顾,他按往常一样去看老米,从院子里还听到电视声,进屋发现老米已经去世三四天了,胡子拉碴的都臭了。

最后靖大爷给老米认认真真地收拾了一次。

分离终究要来,但看着一个一个最亲近的人离自己而去,靖大爷还是忍不住潸然泪下。他伤心地说:我把他们一个一个都剃死了。

后来,靖大爷终究挂刀了,一个人的日子里,他最经常做的事就是端坐在窗前,望着几十年的老钟痴痴地发呆。他说:把他们都送走了,我也快走了。

2014年的那个秋天,早晨六点的胡同,第一次没有看到靖大爷推三轮车的身影。101岁的老人,得了肺炎过世了,他像院子里的银杏叶一样,落了。

老爷子那柄看似很轻却又沉重的剃刀,在我们的心灵之上轻轻游走,给了无数人最温暖的慰藉。从没放下,才是一种不平凡!

 

来源:旅游头条,微信公众号:lvxingboss

©版权申明   本文不代表我们的观点。如果这篇转载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!
大家的反应
  • 0
  • 0
    哈哈
  • 0
    萌萌哒
  • 0
    我擦
精彩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0条评论
稍等
 快来抢沙发!
加载更多
热门推荐